2017年10月賢達閒談

2017/10/01
DSC_0587

黃小芬 師姐
民國85年11月皈依
目前為台灣阿含宗台灣本山
高級諮商師

 

    從小奶奶常常帶著我們一起到各大廟宇拜拜,為了就是要祈求家人的平安,從來未想過要皈依。

    我長大後又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了「阿含宗」。當時我和哥哥第一次來到阿含宗東山路的道場,記得當天是台北本部例祭,是大導師第一次在台北本部的「護摩大法會 」,空前盛大,可以說是人山人海,萬頭攢動,幾乎是根本就看不到路,記得當時我跟哥哥是站在柱子旁邊,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的見到大導師(開祖)‧‧‧。

    在那之後沒多久哥哥皈依了,有一天哥哥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問我要不要皈依,我想了想沒說話,哥哥接著說希望我找工作及身體都能變好。當時的我二話不說 就答應了要皈依。

    其實什麼是皈依當時的我真的還不懂耶,都是聽哥哥說道場有什麼活動看我要不要上去幫忙,記得我第一次的梵行好像是當時過年的大掃除吧!因為是自己一個人上來,那時候來到道場,最吸引我的是柱子上掛著大大的「修養」、「鑽研」及「聖默法談」。而當時道場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就像是一個大家庭,當時大家是捲起衣袖,不分男女,有的人打掃廁所、有的人打掃道場、有的人打掃廚房,有一組人在廚房準備著點心,等大家休息的時候吃,沒有人有一句怨言。

    現在回想起來在修行路上,影響我最深及感謝的人除了哥哥之外,應該就是蘇淑惠師姐,也可以說是我修行上的一位讓我打從心底佩服的一位修行上的老師。他是當年的例祭運營的總擔當,事情再多再忙他從來沒發過脾氣,也從來沒責罵過我們,他總是把每一個梵行位置及工作職責解釋的非常清楚,把每一個工作都了解的非常清楚瞭若指掌,若問他問題就算他不清楚,他一定回答我們,「沒關係我先去問清楚我再告訴你」,若東西找不到 他一定會告訴我「 來我帶你去找」,我就這樣一路從東山路的舊道場,跟著她來到了淡水紅樹林的道場,現在才了解原來我在她身上我學到的就是修行的態度。

    因為梵行收穫真的很大,原本以為早就被我自己給遺棄的美工才藝給封存了,學校畢業後這輩子根本不可能再有所發揮的地方,做夢都沒想過會把它當做職業?

    因為文殊的法施製作,讓我接觸到紙雕,說到這就要謝謝張玉玲師姐,當時參加高雄的例祭法會,法會結束她給了我一項任務,要我設計文殊的法施設計圖,可是非本科系的我,為何是我呢?法會結束後她要我先回台北,她晚上會到我家拿圖,我的老天爺呀?!救命啊~要畫什麼?找了一些文殊菩薩的資料,我還跟文殊菩薩誠心的祈願,希望能協助我設計出祂喜歡的作品,就這樣只好硬著頭皮給它畫下去,誰知?可說是神來一筆?我的第一尊佛畫就這樣誕生了,更神奇的是張師姐都沒什麼修改耶~印象中只要我改了圖的大小,還說我畫的不錯?(*^O^*開心)

    或許是文殊菩薩的加持護佑,沒多久就跟妹妹(黃慧卿師姐)自告奮勇的跟宗務局職員說,我們想要製作例祭會場玄關海報佈置。

 待續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