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賢達閒談

2018/03/30
IMG_1990

江美玲 師姐
民國88年11月皈依
目前為台灣阿含宗台灣本山
高級諮商師

 

    回想皈依時的原因,即是我的母親因為尿路結石忍痛不就醫,而導致休克住進加護病房,透過霍月嬌師姐的引導,為了使母親的病情能盡早康復,隨即拜領了寶塔,所幸母親後來已完全康復。真的非常感謝師姐的引導,讓我跟阿含宗結下了這個佛緣。其實母親康復之後,我就很少到道場了,除了師姐上來台北邀約我,我才會偶爾去道場,那時對阿含宗還是很陌生,本身也因為害怕進入不熟悉的環境,所以一直延誤了好幾年,才由師姐又再度邀約至道場參加法會,進而慢慢了解這個宗教團體,並開始參與梵行的工作,漸漸的參與梵行的時間越來越多時,而引起了我們家師兄的「關注」,雖然他沒制止我去道場,但是臉色也不太好看,當時又是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,多多少少都會有婆媳的問題,此時道場似乎也成了我的避風港,只有藉助梵行的時間,才能暫時逃離一觸即發的凝結氛圍,就這樣藉由宗教的力量一直支撐著我一路走來,我們家師兄也是一路看著我,看著看著也看了十幾年了,始終就是不皈依,但在兩年前和法友們的一場聚會時,幾杯黃湯下肚後,藉由酒精的催情及現場超嗨的氣氛下而決定皈依的,可見有時候枕邊人說的話不見得另一半會聽得下去,所以修行的旅途上,確實是需要法友們的相伴及鼓勵,才能一直堅持走下去,內心始終一直感謝著曾經幫助過我的法友們,畢竟修行之路不是人人都能堅持走下去的。

    在阿含宗修行時間越久,越能體會因緣的可怕,家父年輕時是個「緣投」的少年兄,在我很小的時候飄洋過海到琉球(沖繩)工作,離家時間越久,就越會犯了「全天下男人都容易犯的錯」,發生這種事當然對家人一定會造成心靈上嚴重的傷害,使我是家父最疼愛的小孩,卻始終無法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‧‧‧師父靈示第一次說諭的解說課程時,心中就已經有底了,等不及的拆開看,還真的出現了這些因緣,有些事是科學所不能證明的,所以也只能以玄學的角度來解釋了。

 待續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