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賢達閒談

2018/08/01
DSC_2629

陳亮諭 師姐
民國98年5月皈依
目前為台灣阿含宗台灣本山
高級諮商師

 

    修行,總覺得是老了之後的事,也存在著刻板印象,似乎是要遠離世俗紅塵、放下一切的吃齋念佛,應該是在人生終章前,清心寡欲的度完餘生。

    九年前,一場在京華城的戶外布教,與姚錦源師兄相談,他提到我是家中狀況最好的人,九星卦象多有靈障的問題,要讓祖先成佛,家運才會好轉等語。當時雖不了解,但因母親從小就虔誠祭拜祖先,她總強調,「祖先很重要」,因此阿含宗提倡供養祖先這一塊,與我從小到大被灌輸的理念相符。

    當月即來到阿含宗道場參加浴佛節法會,結束後就決定下個月在文殊菩薩例祭時皈依,雖還未真正了解阿含宗的教理、教義,也不懂什麼是修行,一切都很懵懂、但未猶豫,只覺得「大原則方向是對的」,那就開始吧!

    那一年,正值二八年華之際,人初老、心仍舉棋不定。

    皈依初期,不懂什麼是梵行,聽了法話或閱讀開祖的書籍,似懂非懂,常常與自我的思緒打結,如同靖剛法師所說,凡夫思考要求合理性,但因緣解脫是超乎常理所能理解。當時新入行的三階段課,我對其中一句話印象深刻,梵行要「暫時性的否定自我」,後來才明白,這是梵行的心態,不能用娑婆世界的價值觀來解讀,放下執念聽從擔當安排;每件事在阿含宗都有其道理,從中體悟出這是心的因緣解脫過程。

    感謝佛陀的慈悲,即使我內心有雜音,一再給不德、不淨的我,梵行積德的機會。

    阿含宗顛覆我原先對修行的看法,拜讀座右寶鑑及開祖的書籍等,才了解修行是種行動力、實踐力,非不食人間煙火的離群索居、深山閉關,修行必須在如來所及正法下,與聖眾一起修鍊,再把積極的態度導回日常生活,運用在工作、朋友及家庭上,因此修行與生活是一體的。

    除了實踐力的積極性,也一改過去對「祈願」的看法。未皈依前,求神拜佛許了願望,傲慢的認為,神佛理應當然幫我實現,才是「靈驗」,但祈願不是等待賜予,而是神佛會給很多機會去努力,達到目標或理想的境地。例如:想要改掉脾氣,不是討厭的人事物消失、或一秒轉換個性,反而令自己易怒的情境可能一而再、再而三發生,端看內心能否通過考驗。

    另方面,願望實現的要素是「德」,不正確的祈念反而加深因緣,正確梵行除為了心解脫行,同時積德,真正做到無功用的布施(利他行),反而發現,不必特別為自己祈願,也能心想事成,神佛會在需要時給予適切的協助。

    既然是修行,這條路並非一路順風,還好有師兄姊相伴,在遇到關卡時,感謝法師指導、法友相互扶持及解決問題,還有神佛做為後盾。靖剛法師曾說,有神佛相伴的人生會很不同。修行起點,從來不會太晚,把握結緣的契機,趁早踏上成佛之道,不遲疑的勇往直前!

 陳亮諭 合掌